2023年去加拿大留学怎么样?浅谈加拿大大学的历史发展与现状

3周前 11次浏览 2023年去加拿大留学怎么样?浅谈加拿大大学的历史发展与现状已关闭评论

“说到加拿大,大部分历史学家倾向于从政治的角度将其历史分成几个时期:本地人与外来文化接触前时期(到1500年);土著和外来人口期(1500—1661);新法兰西时期(1661—1763);英属北美时期(1763—1863);联邦和民族建设期(1864—1945)以及现代加拿大时期(1945年至今)。”(《 剑桥加拿大史》A Concise History of Canada, 玛格丽特·康拉德(Margaret Conrad) 王士宇, 林星宇译, 新星出版社,2019)

 

欧洲的移民殖民者进入加拿大本土之前,加拿大是由本土生活着的几个土著部族(Native Canadian)又叫原住民(Aboriginal People)居住。15世纪末,法国人和英国人来了来到这片土地,在东北部从事皮草毛的贸易,并建立了殖民地。1763年法、英法在欧洲的七年战争后,法国被迫将其几乎所有的北美殖民地割让给英国,但法国在魁北克法语地区仍有影响力。美国独立战争结束后,不少英国保皇党移民从南面的美国,涌入北面英属加拿大。于是,英属加拿大与美国在1812年爆发战争,战火蔓延至华盛顿。1867年7月1日,英国皇室颁布一条北美法令(The 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允许英属北美的加拿大成为自治领地(Canada Dominion )。之前存在的加拿大省分裂为安大略和魁北克两省,与新不伦瑞克、新斯科舍三个英属北美殖民地,组成了加拿大联邦。这就是后来的加拿大初型,加拿大建国纪念日也就从这天算起。随后的一百多年里,其它几块英属北美殖民地陆续加入联邦,最终在1949年,加拿大今天的版图最终定型,只是在名义上加拿大仍是英联邦成员之一,直到1982年4月17日,英国女王兼加拿大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签署命令,将加拿大宪法修宪权移交加拿大国会,加拿大与英国的特殊关系至此终结。

一、加拿大大学的发展沿革

从1663年创立的加拿大第一所大学拉瓦尔大学,距今约有358年,加拿大大学走过一条漫长的历史道路,概括起来,可以分为建立成长、蓬勃发展和变革向前三个时期。每个时期都铭刻着社会时代的印记,反映出大学作为一个独特的社会组织,随着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的需求,其教学(Teaching)、研究(Research)、培训(Training)和公共服务(Public Service)等四大组织功能,一直在演变发展和完善。

第一、建立成长时期: 立国前后,宗教大学出现和随后向世俗化大学的转变,大学,只是社区性的大学

最早期加拿大大学建立是通过欧洲过来的移民,他们把欧洲教育的理念带到加拿大这片土地上。位于魁北克省的拉瓦尔大学,创建于1663年。它的前身是由法国移居当地的拉瓦尔主教创立的一所神学院,用来培训牧师及专业人才。拉瓦尔大学是加拿大第一所大学,也是北美洲第一所法语授课的高等教育院校。

十八世纪后在北美土地上,英国人势力超过法国人。到了十九世纪,英属殖民地管辖下加拿大社区的主要是由基督教和天主教两大宗教派管理的。出于管理各自管辖的社区,教会需要培训神职人员和世俗其他管理人才,于是,仿效当时欧洲模式的大学陆续在加拿大东北部和东部地区出现了,例如:戴尔豪斯大学(1818年)、麦吉尔大学(1821年)、多伦多大学(1827年)、蒙特爱立森大学(1839年)、女王大学(1841年)、主教大学(1843年)和渥太华大学(1848年)等。这一批教会大学使用拉丁语授课,传授内容主要以宗教教义、古典文化为主,社会科学为辅。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对不同人才需求增加,这些大学里课程世俗化内容不断增加,例如,医生、工程师、教育、社工、法律等学科开始出现。

我们举大家比较熟悉的多伦多大学为例子说明。多伦多大学可以说是加拿大大学发展历史的一个缩影。当年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英国人约翰·格雷弗斯·锡姆科 ,作为第一任上加拿大(今安大略省)副总督希望能在加拿大建立一所殖民地学院。1798年,上加拿大执行委员会建议在当时的殖民地首都约克(位于今多伦多市)建立一所学院。经过加拿大圣公会多伦多区大主教约翰·斯特拉坎的游说,1827年3月15日,英国国王乔治四世正式颁布了一份皇家特许状: “一座拥有大学形式和特权的学院……出于以基督教的原则教育年轻人,并引领他们步入科学及文学的诸多分支的目的……将以 ‘国王学院’之名永远延续 ” 。于是,一所英国殖民时代在上加拿大最早建立的高等学府“国王学院”在今天多大圣乔治校园问世。大学最早的主楼是一栋约三层楼高的希腊复兴式建筑,坐落于现今女王公园地界内,第一任校长就是约翰·斯特拉坎。在斯特拉坎的管理下,国王学院成为一座与英国圣公会以及当时的殖民社会上层精英联系密切的宗教学院,专门培养教牧神职人员,以及一些殖民地地区紧缺的职业人才。1849年,新一届上加拿大责任政府在一场冗长而激烈的辩论后,投票决定讲国王学院改名为多伦多大学。这位斯特拉坎似乎早就预见到国王学院将不再属于宗教大学,于一年前就辞去了校长一职,另起炉灶,建立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一所隶属于英国国教的私立神学院。1850年1月1日多伦多大学正式成立。新成立的大学仿照英国牛津、剑桥大学模式,除了大学本部及新成立的世俗化大学书院(University College)外,还与在多伦多地区存在的的三一学院、属于卫理公会的维多利学院(Victoria College)、罗马天主教的圣麦可学院(St. Michael’s College)等,多个教会的学校逐步联合 , 组成全新的多伦多大学。到了1868年,多伦多大学的书院联邦制度(Federative Model)成型。作为宗教性学校与世俗化大学妥协的产物。这种北美很独特的大学书院联邦制,是加拿大早期大学建立时期是比较典型的模式。

顺应着时势,到了十九世纪中后期,要求改革教会大学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出现了部分大学由宗教化向世俗化的转变。大学传授的知识和训练人材的范围扩展了,满足社会所需求的技术专业也逐渐出现了。当然,作为西方文明重要组成部分的神学、哲学、政治、经济学和历史仍然是核心课程。

1867年加拿大正式立国时,加拿大己经有17所大学,其中有4所属于非宗教 (nondenominational basis) 的大学,多伦多大学亦是其中之一。据统计,1871年只有1567名学生入读当时加拿大的17所大学。 (详细参阅《牛津加拿大历史》The Oxford Companion to Canadian History, Gerald Halllowell, 牛津出版社2004年) 此后不久, 曼尼托巴大学(1877年)、西安大略大学(1878年)、麦克马斯特大学(1887年)的出现,这些都是我们今天所熟悉的加拿大百年名校。

我有机会翻阅女王大学图书馆馆藏的大学年历(Calendar)。它相当于大学年鉴,从最早的女王学院到后来的女王大学,历年校历都被保存下来。从中可以看到,早期学校教授课程不多,只有拉丁文、希腊文、古典学、神学、逻辑学和数学等几门,在1861一1862年的年历中可以看到有医学。到了1881年正式成为大学,在1881一1882年档案里看到,学科专业增加不少,包括数理化、工程、哲学、英语、历史、法律、医学等。另外,在早期的年历上,你还看到各个学科的考试卷 (Examination papers) 。

总体来说,这一阶段的加拿大大学教育基本处于精英化教育时期,只有小部分人可以入读,而且,大学建立需要英王授权和地方立法,一方面维护大学学术自由和独立管治,另一方面也为当地政府的利益也得到保障。大学所扮演的角色,只是服务教区或社区的大学。

第二、蓬勃发展时期:二战后,现代化大学雨后春笋般涌现,加拿大大学区域分布的格局形成,大学发展为地区性大学。

进入二十世纪,加拿大中部和西部省份的开发开始加快,东部工业化进程对人才需求更加迫切,联邦制下的各个省份开始加大对教育的投入。伴随着加拿大疆域开拓,加拿大大学的建设加快了。于是,在加拿大中部、西部和东部地区出现了新型大学:阿尔伯塔大学(1906)、萨斯喀彻温大学(1907年)、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1908年)、劳里埃大学(1911年)等。尤其是东部较发达省份,例如安省,1911年,安省专门制定工业教育法(Ontario Industrial Education Act),要求在高中开设职业训练课程,二年制的技术学校大量出现。在魁省,麦吉尔大学开始扩建新校园,以农业与环境科学学院、饮食和人类营养学院基地的麦克唐纳校园建立。新校园师资力量雄厚,优秀的教授团队里包括谷物育种先驱伦纳德·克林克,他开发了庞蒂亚克大麦和44种燕麦,以及农业细菌学家弗兰克·哈里森,后者对1914年蒙特利尔牛奶供应的里程碑式研究做出贡献,而农业与环境科学学院无疑是加拿大杰出的农业学院,它成为加拿大第一所攻读农业学科博士学位的学校,拥有近20%的本科生和近50%在加拿大学习农业科学的博士生。

与此同时,都市化的发展也吸引众多从乡镇进入城市的年青人,他们连同城市里的中产阶级家庭,成为这个时期大学新生的主要来源。只是因为随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加拿大大学发展相对进入缓慢期。尽管如此,到1939年,加拿大有学位授予权的大学也已发展到28所。这些大学规模大小不一,学生人数大约有四万,其中多伦多大学全职学生有七千,入读人数居各类大学之最。多伦多和麦吉尔两所大学这一时期的科研成果也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初露锋芒,双双被吸纳成为美国大学联盟协会的唯一境外会员。

二战结束后联邦政府采用公共福利战略承担高校发展的主要财政支出,最突出的体现就是高等教育政策,由“私有性主导”转变为“公共可及性主导”,国家干预政策为大学提供大量的生源。根据当时出台的退伍军人福利项目, 联邦政府要为每一个有资格上大学的退伍老兵付150 加元的学费。1944年-1951年,己有五万退伍军人进入大学。这项旨在增加二战退伍老兵的受教育福利, 后来 扩大到更多的受惠人群,政府向中低下层收入家庭提供援助,让合资格的中学生接受高等教育。以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大学为例,该大学在1915年成立时,当时只有379名学生,其中男生228位,女生151位,二次战结束后,该校学生人数急涨, 除去入读的退伍军人外, 大学的注册人数增长了近 70% 。全国注册入读的人数,在1947年多达76237人,比起两年前的38516人翻了一倍。 新一代年青人已经把接受高等教育作为人生目标之一。与此同时战后20年间的新生婴儿潮(Baby Room),使加国人口大增,也引发对教育的强烈需求大增,联邦政府意识到教育对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与各省级政府合力,推动加拿大高等教育大步向前,加拿大大学在五十至七十年代由此迎来发展壮大黄金期。

1967年,加拿大全国教育厅长理事会 (Council Of Ministers Of Education) 的成立,标志着加拿大大学发展进入新的里程碑。根据加拿大宪政规定,教育属于各省事务,联邦政府无权干涉,所以,新成立的全国教育厅长理事会,有利于省级政府与联邦政府沟通,以及各省教育部门交流和协调。随后,不少省份更成立管理大学事务的机构,例如,1974年安省政府成立大学事务部 (Ontario Council On University Affair),海洋省份联合成立高等教育联合协会,透过拔款、基金和捐赠,支助各大学的发展。值得一提的是,1965年成立的加拿大大学和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AUCC该名称在早1911年出现过),加盟成员是加拿大的公立和私立、非营利的大学和大学学位级别的学院。该组织对于加拿大大学发展作出不少贡献,例如,每年出版10次期的杂志《加拿大大学要闻》(University Affairs),和每年出版的《加拿大大学目录》(Directory of Canadian Universities)。

大学发展离不开基础教育,战后,各省中学课程全面进行改革,当中魁省走在全国前面。1967年魁省推出的CEGEP,大学预科制,11年级毕业生可以升读社区学院,之后透过学分转换申请入读大学。西部BC和阿省借鉴美国模式办起不少技术型学院。各地社区学院涌现,透过学分转换,间接为大学开辟来自专上学院新生源。

同一时间内,政府出台两个分别鼓励学生和学校的利好政策。1964年,联邦政府出台了学生贷款计划 (Canada Student Loans Plan) ,因为加拿大本地学生接受K至12年级免费教育,但专上大学教育费用需要自付,政府提供免息学生货款鼓励有志青年人报读大学。另一方面,联邦政府也加大投资大学,例如,按入读学生的人数拨款制度 (Enrolment-based funding formulas),按比例从联邦财政收中返还补贴给省级政府,从而刺激各省掀起大学建校潮和扩大招生规模。以法语授课的魁北克大学在省内各地开设分校,安省在数年内,出现滑铁卢大学(1957年)、约克大学(1959年)、劳伦森大学(1960年)、特伦特大学(1963年)、布鲁克大学(1964年)、圭尔夫大学(1964年)、阿尔哥码大学(1964年)和湖首大学(1965年),等,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有 维多利亚大学(1963年)、西蒙菲莎大学(1965年)等所大学。十多年内,全国各地出现一大批的社区学院和30多所公立大学。

这个时期出现的新型大学与传统百年大学有所不同,学科设计以STEM科学技术为主,专业课程强调学用结合,注重科研,以校企合作办学的Co-op和学用结合的带薪实习等新型办学模式也开始普及。

Co-op,全称是Co-Operation Education,校企合作、在学在职的办学模式。滑铁卢大学前身是一所社区学院,1959年升格成为安省一所公立大学的。与传统大学不同,滑铁卢大学是由一群加拿大商业领袖倡导创建的,从一开始,走一条与众不同的办学路线。那就是以科技牵头,以工程为主,与社会企业和机构合作办学,让有学习能力又喜欢挑战的年轻一代,将课堂所学的与社会实践相结合,学业期与工作期交替转让。对于学习能力强的孩子,有相当吸引力的。

同期出现的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瑞尔森大学,有别于同城里偏重于学术性的百年老校多伦多大学和学科专业齐全的约克大学,作为一所中等规模的现代综合型公立大学,瑞尔森大学走的是城市大学路线,学科和专业设计以都市化和职业化为指导思想。占有地利之便,大学金融管理、工程设计、新媒体、和社会服务的学生,可以到相关政府部门、商业机构和社区组织实业,学用结合,而大学与周边各机构和组织合作,针对为有志于创业的学生创建“区域学习机制”(the Zone Learning option for students and business professionals interested in entrepreneurship)。该校在区域学习(the Zone Learning)领域的发展领先于全国同行业。瑞尔森大学多年来被《麦克林》杂志评为最受学生欢迎的大学之一,还是因为它以职业导向为主的特色学科和专业。

百年老校不甘落后,奋起直追。多伦多大学在1964和1967年两次扩展分别建立了位于士嘉堡和密西沙加的分校。作为加拿大最早的授予学位的院校之一,女王大学对加拿大大学发展影响深远。进入七十年代,女王大学学科专业经过重组和调整,文理学院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计算机学院、音乐学院、政策研究学院相继出现。六、七十年代是大学发展的黄金时代。但快速的发展导致学生人数激增,其数目超出女王大学可以承受的范围(一万学生左右的数目)。大学不得不放缓发展速度,在控制招生数目的同时制定出加拿大目前最高的本科录取标准,并且致力于提高本科和研究生的质量。上个世纪末,女王大学成为全加大学入学条件最严格的学校。这番努力换来了好的声誉:女王大学门槛高、学术严谨,培养出来的学生质素高。

可以这么说,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全国十个省份都设有大学,即便是加拿大遥远的东北角的爱德华王子岛省,也有唯一的一所爱德华王子岛大学(1969年),以原住民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加拿大第一民族大学(1976年),也在草原省份萨斯喀彻温省落户了。分布全加各地的大学,形成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加拿大大学区域分布的格局。

第三、变革向前:千禧前后,加拿大大学朝着协同化、产业化和国际化迈进,大学,演变为国际性大学。

70年代后期和 80年代由于油价冲击和其他因素导致的经济危机,宣告了战后乐观氛围和经济增长的结束,即便前期人们对高等教育的追捧以及政府的支持也没能使投资高等教育带来预期的收益,政府及社会对教育投资的热情开始减退。各地大学寻找变革出路,例如,更加积极地寻求社会上的财政资助,多伦多大学成为加拿大第一所募集了超过十亿加币的基金的大学。但从全国来看,1979年-2009年三十年之间,大学从社会筹集资金由84%下降到58%,这个决缺口只能由通过增加学费去填满补,因此,同一时期,学费收入由12%升至35%,学费收入成为大学资金重要来源。对于大多数家庭而言,学费成为一种负担。政府也改变策略,投入重点放在准大学生身上。1994年,联邦政府修改完善学生贷款计划 (Canada Student Financial Assistance Act),新措施较之前出台的学生支资助计划,学生还贷的条件更加宽松。针对一般家庭,政府还出台了教育税收减免和注册教育基金计划等,鼓励升学的政策措施。

这一时期人们对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持续增长。由于有政府学生货款计划的支持,大学己经成为平民化教育的平台。院校合作、技术学院的出现和学院升级为大学等活动,一直没有间断,其中以西部不列颠省和东部安省为最为活跃。新成立的大学不列颠省有: 昆特兰理工大学(1981), 北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1990), 加拿大皇家大学(1995)。此外,2008年艾米丽学院升格为艾米丽艺术大学。安省新成立的大学包括也有: 尼皮辛大学(1992)、劳伦森大学、 安大略理工大学(2002),阿尔哥玛大学(2008) 此外,OCAD在2010年升格为安大略艺术学院和设计大学OCAD U。入读大学学生人数持续增长。以加拿大教育大省安省为例,2011年全省包括分校在内的28所大学录取新生约86278人,2021年,截至7月份,增加到107,740人。从安大略大学数据中心 (CUDO)最新数据显示,新寇疫情肆虐全球,加拿大也无法独善其身,但以乎疫情没有阻挡新一代年青人上大学的热情。

教育是一种产业,给社会带来一定的回报。据说,滑铁卢地区目前近6万多大学生。滑大如同是一部经济引擎机,为周边地区的发展提速同时为当地就业市场带来生机。大学与所在城市协同发展是这个时期的一大特征。这方面我们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就是安大略艺术学院和设计大学。艺术是没有国界的,艺术讲求包容。在多伦多这个多元文化的大都市学习艺术设计,占有天时地利人口之便利。所以,安大略艺术学院和设计大学成为全球追求艺术教育的留学生青睐的学校之一。4000多名学生,其中约21%来自世界各地,从而造就它成为加拿大最大的艺术类大学。这是一所集艺术、设计、人文和科学于一身的国际化大学。据了解,每年的毕业展览是城中一大的盛事,因为是免费对全城开放,因而吸引了不少公众参观,据统计,每年度参加这一盛事的民众不少于四万人。

大学之间的协同化,同样也是这一时期加拿大大学的特点。最值得一提是U15大学联盟的出现,标志着全国综合性大学跨区域合作的新开始。U15是一个由15间加拿大顶尖研究型大学所组成的一个大学联盟组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尤以麦基尔大学,多伦多大学为首的加拿大大学在学术界取得巨大的成就。1991年,经过多年积累后的,加拿大的十所科研实力最强大的高校的领导人成立了一个组织,每年举行两次非正式聚会,讨论项目合作、资源共享等事宜。其主席由各校领导人轮流担任,这就是“Group of Ten”,又称“G10”。在1999年,这十所大学共同建立了G-10资源互换网络。到2006年4月,这个组织又陆续吸收了3个新成员,新名称为“G13”。2011年2月,最后两个加入,组织的名称正式由G13改为U15。U15成员如下(按字母顺序排):阿尔伯塔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卡尔加里大学、戴尔豪斯大学1、拉瓦尔大学、曼尼托巴大、麦基尔大学、麦克马斯特大学、蒙特利尔大学、渥太华大学、皇后大学、萨斯喀彻温大学、多伦多大学、滑铁卢大学和西安大略大学。U15大学是加拿大大学最高学术水平的代表,同样是我们眼里加拿大名校的代名词。

与U15研究型大学联盟相对应的是另一个大学联盟组织:U4。2013年,位于加拿大北部原住民领地的四所大学:魁省的主教大学,诺省的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大学和阿卡迪亚大学,从及纽省的蒙特爱立森,仿效美国文理学院的联盟,成立了U4大学联盟,2016年,改称为“枫叶联盟 ”(Maple League of Universities) 。据称“枫叶联盟”这个名称的灵感来自美国的常春藤联盟。这四所大学的历史背景相似,均是成立于十九世纪的老牌大学,学校规模小,以本科学位为主,注重文理学科教育,小班教学。他们以优质的教育,师生比例小,高达95%一98%毕业率,深受拥戴。近年,已有中国留学生入读,反应很不错。

随着当时西方社会自由贸易政策的推行,商品、资本以及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得以自由地在全球范围流动,欧美高等教育开始转变,加拿大大学也在积极谋求改革,如一些大学和学院开始招收外国留学生,越来越多的大学参与到政府的海外贸易和国际事务等等。2006年滑铁卢大学与南京大学成立中加学院采用2+2或3+1模式,联合培养学生。2+2模式,即国内学生第一、二学年在南京大学学习,完成前两年的课程计划,达到相应学习要求后,第三、四学年赴滑铁卢大学学习,四年本科学习结束后,双方互认学分,达到两校本科阶段学习要求的学生,将被授予双方的学士学位。作为加拿大最大的滑铁卢大学环境学院,从2008年开始全力推动联合教育国际项目,先后与武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首都师范大学、中国长安大学合作开展了2+2地理空间信息学以及地理与环境管理专业的本科联合教育项目。

相比于欧美其他发达国家,加拿大作为一个兼容各族文化,拥有安全的社会环境,高品质的生活环境,高质量,相对较低留学费用的国家,以及相对宽松的移民政策,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全球各地的留学生。2014年第一份加拿大国际教育战略打造加拿大成为国际教育强国,同时制订的国际留学生人数在2022年翻番,过45万人。2019年,政府推出第二个五年计划国际教育战略(2019-2024)(BUILDING ON SUCCESS: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TRATEGY 2019–2024)提及,2015至2018年间,来加拿大留学生上升了68%,提前完成翻番目标。

以建立国际化大学为目标的战略和实施,己经初见成效。 从目前全球认可度较高的权威性机构每年做出的世界一流大学排行榜中,我们可以看到,加拿大大学在国际一流大学中的排序位置,紧随美英大学,排名靠前,不少学科专业更是挤身于世界学术的前列。

二、加拿大大学国际化的进程

加拿大大学从社区性、地区性到国际化的发展,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最初期的英国教育的模式、上个世纪之初美国办学的理念,都对加拿大大学发展都有一定的影响。例如在人文学科上,早期教材内容主要是英式的,二战之后,加拿大人民族意识增强,在历史、文学等学科上,在传授以欧洲为中心的古典文化题材之外,逐渐融入了北美尤其本土文化题材。 当然,在社会科学领域,例如心理学、社会学,自然科学、医学等学科尤其是一些实用型学科,则或多或少地受美国思潮影响。加拿大脱离英联邦之后,美加关系密切。专门研究加拿大大学历史的ROBIN S. HARRIS教授,在他的书中写道”,1939年6月19,61名来自加拿大和90名来自美国的大学工作者在纽约州圣劳伦斯大学举行为期三天的会议,讨论大学之间合作事宜。其实,在1935年至1945年之间,两国高等教育工作者举行过的一系列关于加美大学合作事务的国际会议。”在加拿大大学里的教授不少是有美国教育背景的。他们在大学学科设置、专业课程的设计,有一定影响方面都受美国教育的很大影响。不过,加拿大大学是以追求多元化为使命的,强调大学之间的互补互利合作,正如u15大学联盟强调的那样,在教学、科研、本科、研究生、基础性专业和职业性专业、甚至地理位置、校区分布等各方面的,谋求共同发展。

加拿大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世界经济萧条,影响对加拿大石油、天然气、木材以及大麦以及农副水产品的需求,加拿大政府开始新的发展思路,体现在高等教育方面,推动高等教育国际化,帮助大学走向国际舞台。在这之后的若干年后,2019年,加拿大政府发布的《国际教育战略(2019-2024)(BUILDING ON SUCCESS: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TRATEGY 2019–2024),文件指出,国际教育在加拿大的繁荣发展中作出了并继续作出着重要贡献。国际教育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远大于汽车零部件、木材及航空产口的出口。事实证明,改革才能向前。

走出去,请进来,建立教育强国,这种新国策构思为加拿大大学改革向前带来新方向。2011年全加十个省份及三个特区的教育厅长和移民厅长联合发表“将加拿大的教育带到世界,将世界带到加拿大(Bringing Education in Canada to the World,Bringing the World to Canada) ”的宣言。这份表达32页的文件提到,上个世纪 八、九十年代,加拿大大学随着国家自由贸易政策的推行开始了向国际化发展的转变,虽然发展规模以及在全球高等教育市场上所占份额比不上英、美等国,但自从开始向国际化迈进以来,加拿大大学的国际留学生人数一直在呈递增趋势,而且增速超过其他国家,并在国际教育上始终与世界各国保持着良好的交流与互动关系。据统计,加拿大从2007年推行教育试点项目以来,其国际留学生人数平均年增速约为51%。国际留学费用对大学经费的补充以及留学生活消费对加拿大经济的良性影响,尤其是作为移民大国,部分留学生毕业后会选择留在加拿大,这对急需大量年轻技术人才的加拿大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人力资源补充,种种可见利益,使得这个国家更加重视大学国际化教育的发展与前景。

加拿大大学国际化进程,可以从三个层面去分析。

第一、联邦政府为主导对外推广加拿大高等教育。“加拿大教育”(EduCanada.ca) 是加拿大政府的官方网站,对外提供在加拿大留学的信息。它是由“加拿大全国教育厅长理事会 (CMEC)与联邦政府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合作,该机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配合联邦政府的贸易发展专署(Canadian Trade Commissioner Service)每年组织的一系列环球展览和各种推介活动,向世界展示优质的加拿大大学教育。加拿大贸易专员服务署在加拿大驻外使馆设有办事机构。该机构曾协助加拿大全国教育厅长理事会同中国教育部签署一系列教育合作协议。

2013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出台了《全球市场行动计划》,宣布将加拿大教育国际化置于国家经济发展的优先地位,以增强加拿大在全球的竞争优势并制定了全面的国际教育战略与方针。该战略提出,加拿大国际教育是最具有竞争优势的22个云梯产业之一,特别是留学生的增长是加拿大经济发展的直接来源与保障。

2014年1月21日加拿大政府发布国际教育综合战略,旨在保持并加强加拿大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国际地位。这是加拿大政府出台了首个《加拿大国际教育战略》(全称:加拿大国际教育战略:利用知识优势,推动创新与繁荣》(Canada’s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trategy: Harnessing Our Knowledge Advantage to Drive Innovation and Prosperity),目的是为了保持和强化加拿大在吸引海外留学生方面的优势与竞争力,这一战略同时也是指导加拿大国际教育未来10年发展的纲领,具有一定的战略指导意义。加拿大全国教育厅长理事会也颁布2019至2022年行动计划 (CMEC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nd Engagement Strategy 2019–22)作为一个教育大国,更加积极参与联合国教育事务,与G7和 G20等发达国家以及各国政府教育部门合作。

第二,各省政府积极配合,《加拿大国际教育战略》出台后,加拿大各省政府部门、教育机构、非政府组织以及私营部门积极响应,也制定了相应措施来确保战略目标的实现。《加拿大国际教育战略》出台后,加拿大各省政府部门、教育机构、非政府组织以及私营部门积极响应,也制定了相应措施来确保战略目标的实现。截至2019年度,加拿大的留学生数量有了非常大的增速。相比于2010年,安大略省增长243%,魁北克增长164%,不列颠哥伦比亚增长了122%,爱德华王子岛十年来的上涨幅度则达到了456%。此外,草原三省的留学生涨幅也非常显著,其中曼尼托巴省增长了269%。

第三,各大学行动响应。加拿大各大学无论是招生办国际部,还是服务国际学生的国际学院,在促进学校的国际化发展方面作了很大的努力。2021年1月28日,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简称THE)发布了《2021年全球最具国际化大学排名》。这次排名的考量指标和权重中国际声誉,国际学生比例,国际教职工比例,国际合作比例,四项指标各占比25%。全球共有172所大学上榜,其中加拿大有4所大学入围前50,分别是UBC大学(排名第17)、麦吉尔大学(排名22)、多伦多大学(排名30)、麦克马斯特大学(排名38)。从这四所大学的国际学生数量来看,UBC国际学生占比为32%,麦吉尔大学国际生占比24%,多伦多大学国际生占比22%,麦克马斯特国际生占比为18%。

麦吉尔是位于魁北克省蒙特利尔一所具有200年历史的大学。它是加拿大大学走向国际化的开拓者,除了打出学术王牌之外,更打出体育品牌。在北美大学里,重视体育是一种校园文化。历史上的体育三大项目中橄榄球、曲棍球和篮球,与麦吉尔大学有着一段历史的渊源。

多伦多大学在国际化发展方面始终走在加拿大各大学的前列。建立了许多旨在促进大学国际化发展的机构,包括国际学生交流办公室、国际学生中心、城市民社区研究中心等。大学各学院及研究中心也都积极参与国际学生交流和国际项目交流,通过 开发国际项目,科研合作等交流平台,加强与世界各大学的联系,进一步推动大学国际发展。此外,多伦多大学还在亚洲和欧洲地区设置了3个海外中心,用来承担当地的国际交流事务。主要合作项目包括 科研项目研究合作,国际学术 研讨交流,学术资源交流,短期学术 课程交流,学生交换培养。

曼尼托巴省虽不是教育大省,但一直在努力对外推广教育走向世界。例如,为加强曼尼托巴省的国际教育而成立的“曼尼托巴省国际教育理事会”(The Manitoba 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MCIE),共有30多家理事单位,由当地公立、私立大学、学院和中学组成,努力对外推介曼省教育。目前该省教育系统有260 000多名学生,其中约6 000名是来自80个国家的国际学生。详细资料可在该网站上查阅:https://mcie.ca/。该省也努力输出教育,在加拿大海外建立离岸学校 (offshore schools ) 和利用国际教育资源(international education resources) 在海外建立国际学校,例如,在中国,有一定知名度的北京市阳光情(国际)学校和广州祈福国际学校,就是曼省成功推广教育的例子。

到了2019年,政府推出第二个五年计划国际教育战略(2019-2024)(BUILDING ON SUCCESS: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TRATEGY 2019–2024),从目前执行情况来看,进展顺利,国际留学生数量持续增长。加拿大国际教育的影响力主要体现在联合学位教育的国际化、研究课题合作的国际以及课程国际化。半个多世纪一直推动加拿大教育的加拿大国际教育局(Canadian Bureau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18年对留学生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意向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60%的国际留学生表示毕业后有申请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的意向,相比于2015年,这个数据增长了8%。国际留学生已成为并将继续成为加拿大新移民的主要来源,加拿大是个高福利国家,多元化的文化,多民族的融合,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以及相对安全的环境,对国际留学生未来转为永久居民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三、加拿大大学的国际地位

加拿大是世界经济发达国家之一,同时也是一个教育大国。要了解加拿大大学在世界大学中的地位,较直接的方法,是看“双一流”:一流大学、一流学科专业的权威排行榜。从国际上认可度较高的四大权威性机构每年做出的世界一流大学和学科专业排行榜中,我们可以看到加拿大大学在国际一流大学和学科专业中的排序位置,紧随美英大学,排名靠前。

目前,大家认可度较高的专业做世界一流大学排行榜主要有五家。这五家权威机构在排名过程中所依据的参考指标、排名评分标准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都较为符合公众对大学的评价标准,因而,排名结果相对具有权威性。从这几家权威机构的排名中我们可以对加拿大大学在国际一流大学中的排序位置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第一、 QS世界大学排名(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是 Quacquarelli Symonds (QS)机构 每年发布的大学排名报告。QS体系由三部分组成:全球综合排名、学科 (51个不同学科和5个综合性学科) 排名,以及五个独立的区域(亚洲、拉丁美洲、新兴欧洲和中亚、阿拉伯地区和金砖国家) 。QS 世界大学排名一直被视为世界上阅读最广泛的三大大学排名之一,得到国际排名专家组 (IREG) 认可,它是全球最受关注的大学排名。曾经一段时间,QS 排名与泰晤士高等教育合作,称为泰晤士高等教育-QS 世界大学排名。后来两者分开,之后双方都开始发布自己的版本。

最新的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2,在世界1300所大学排名,当中,加拿大有28所大学入围了。其中,跻身世界头100名的有三所:多伦多大学(世界第26名)、麦吉尔大学(世界第27名) 、 UBC大学(世界第46名),另外,有10所跻身世界头300名,余下在15所在世界前1000名的。对大学排名的依据,主要是六个指标及比重: 学术声誉(40%)、 雇主声誉(10%)、 师生比例(20%) 、每个学院的引文(20%)、 国际教师比例(5%)和 国际学生比例(5%)。它因过度依赖主观指标和声誉调查而受到批评,这些指标多年来往往会波动。用于生成 QS 排名结果的数据的全局一致性和完整性也存在问题。

第二、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由泰晤士高等教育杂志Times Higher Education (THE) magazine从2010年开始独立每年出版国际排名,包括世界整体排名、专业排名和声誉排名,它 通常被认为是与世界大学学术排名和 QS 世界大学排名一起被广泛观察的大学排名之一。

最新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1世界大学排名榜, 共有93个国家的近1,500所大学 ,其中在前1000名当中加拿大有30所入围。当中,跻身世界头100名的有5所:多伦多大学(世界第18名)、UBC大学(世界第34名)、麦吉尔大学(世界第40名) 、麦克马斯特大学(69)、蒙特利尔大学(73),另外,有9所跻身世界头300名,余下在16所在世界前1000名的。对大学排名的依据,在四个领域的绩效:教学、研究、知识转移和国际视野,运 用13 个绩效指标,进行评分。它因采用新的、改进的排名方法而受到称赞; 然而,对非科学和非英语教学机构的破坏以及依靠主观声誉调查是批评和关注的焦点。

第三、上海软科世界大学排名(ShanghaiRanking's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简称ARWU),在 2003年由上海交通大学世界一流大学研究中心首次发布,是世界范围内首个综合性的全球大学排名。2009年开始由软科发布并保留所有权利。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是全球三大最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大学排名之一。

根据2020世界大学学术排名对1800多所大学进行排名,并公布最好的1000所大学。加拿大有28所大学入围了。其中,跻身世界头100名的有4所:多伦多大学(世界第23名)、UBC大学(世界第38名) 、麦吉尔大学(世界第78名) 和麦克马斯特大学(世界第98名)。另外,有8所跻身世界头300名的,分别是:阿尔伯塔大学、卡尔加里大学、蒙特利尔大学、渥太华大学、滑铁卢大学、达尔豪斯大学、皇后大学、西安大略大学。

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指标体系如下:世界大学学术排名选择获诺贝尔奖和菲尔兹奖的校友折合数(简称“校友获奖”)、获诺贝尔奖和菲尔兹奖的教师折合数(简称“教师获奖”)、各学科领域被引用次数最高的学者数(简称“高被引科学家”)、在《自然》(Nature)和《科学》(Science)上发表论文的折合数(简称“N&S论文”)、被科学引文索引(SCIE)和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收录的论文数(简称“国际论文”)、上述五项指标得分的师均值(简称“师均表现”)等六个指标对世界大学的学术表现进行排名。在进行排名时,校友获奖(10%)、教师获奖(20%)、高被引科学家(20%)、N&S论文(20%)、国际论文(20%)、师均表现(10%)等每项指标得分最高的大学为100分,其它大学按其与最高值的比例得分。

第四、US News全球大学排名:加拿大最好的大学。它从30多年前对美国学院进行排名到后来扩展到对全球大学,US New致力推荐全球最好的大学,在北美有不少影响力。US News对大学排名的依据,主要有13 项具体的指标以及权重比,例如:全球学术声誉占12.50%,地区学术声誉12.50%,论文发表10%,图书出版2.50%,学术会议2.50%,标准化论文引用影响指数10%,论文引用数7.50%,“被引用最多10%出版物”中被引用数12.50%,出版物占“被引用最多10%出版物”的比率10%,国际之间合作5%,国际合作的出版物总数的百分比5%,代表领域在“所有出版物中被引用最多前1%论文”中被引用论文数5%,出版物占“所有出版物中被引用最多前1%论文”比率5%,等等,你留意到没有,它重点关注机构的研究表现,例如学术论文引用和出版物的数量。致于你想了解的学校的本科生录取率、毕业率或入学考试成绩等,由于这些数据限制,没有收集。一句话,US News全球最佳大学排名完全侧重于学术研究以及全球和地区声誉。

根据最新资料,该机构对来自86个国家大学进行排名, 2021年最佳全球大学排名在世界排名前1,500名大学。当中,加拿大有37所大学入围了。其中,跻身世界头100名的有三所:多伦多大学(世界第17名)、UBC大学(世界第31名)、麦吉尔大学(世界第51名)。另外,有7所跻身世界头300名的,分别是:麦克马斯特大学、阿尔伯塔大学、蒙特利尔大学、卡尔加里大学、渥太华大学、滑铁卢大学、西方大学。上述的这10所大学,可以算是加拿大最好的大学。

从上述加拿大大学的排名与排名依据,我们看到加拿大大学的国际地位和主要学科和有代表性专业在世界一流大学里的位置。限于篇幅,上述所有机构对加拿大大学学科和专业的详细排名,这里不作介绍,大家感兴趣,可以自行去各网站查阅。

四、加拿大大学与中国大学的密切关系

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源远流长,甚至可以追溯到1970年两国正式建交之前很多年。中加学者交换项目(CCSEP)最早由时任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和中国总理周恩来于1973年创立,是中加两国间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大、层次最高的政府间人才培养和学者交流项目。为中加双方培养了一批外交、文化、教育领域的高级人才。项目由中加两国政府共同提供奖学金资助,留学及资助期限为4-12个月。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教育处介绍,目前中加在教育领域有“教育合作”、“中加学者交换项目”(CCSEP)和“加拿大留学中国项目”(CLIC)、“科技合作与人才培养”、“科研交流”等多个政府间备忘录。在这些两国教育合作项目中,大多数加拿大的大学参与同中国高校合作,大大推进了两国大学校际交流及国际化进程。

2010 年 9 月 24 日, 加拿大教育部长理事会 (CMEC) 加拿大各省和地区教育部长与来自中国教育部代表在温尼伯举行历史性会议。加拿大政府十分重视此次会议,全国媒体也有大量报道。此次后至2014年,分别在中国和加拿大举办了三届中加教育合作高层磋商会议 (High Level Consultation on Education Collaboration between the Provinces and Territories of Canada and China),双方就教育领域全面合作达成广泛共识,2013年,中国教育部先后与加拿大10个省的教育部签订了学历学位互认协议。据不完全的统计,中加大学和机构之间签署了700多个合作协议,并建有63个本科及以上和142个专科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

加拿大大学一直是中国留学生首选大学。 2014年加拿大公布第一份国际教育战略时,曾订立目标:选择到加拿大留学的国际学生和科研人员数量在2022年翻番,达到45万人。从中国招收更多的学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部分。一是中国传统上对教育的重视。二是近些年中国中产阶级群体的日益壮大。三是留学生自身的努力与优异表现。 当然,翻番任务完成。 2018年,超过14万中国学生就读于加拿大各类教育机构,约占加拿大国际学生总数的30%。这十年,我也见证加拿大大学随便可见中国留学生的身影。

这里仅举UBC为例。UBC作为世界一流大学,与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300多所大学和科研机构建立交流合作关系,其中,中国有54所大学和科研机构都与UBC在不同的学科领域有校际合作。UBC与中国关系密切。1915年,第一位中国女学生进入该校文学院学习,上个世纪70年代后,中国进入开放改革时期,越来越多中国留学生慕名而来。为此,2013年UBC 成立了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中加事务委员会” (The UBC China Council) ,专门协调全校对华合作,并为学校和政府对华策略提供咨询为 加强两地教育合作和交流做出贡献。大学在香港和印度设立国际办公室,用于协调大学与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校际联系。在学术上,UBC非常重视亚洲和中国文化的教学和科研,为此开设了130门有关亚洲的课程。UBC文学院亚洲研究中还专门设有中国研究中心。而大学图书馆里中文图书的藏书量达20万之多。针对亚洲人普遍存在的语言问题,UBC专门开设了适合亚洲特别是中国学生的英语课程。大学在医学、清洁能源、材料科学、生物化学工程和林业科学等领域与中国高校建立了高水平合作研究中心,根据《UBC国际战略计划》(UBC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Plan) 资料来源,目前,大约有1439位中国学生在校攻读。

为鼓励更多加拿大学生赴华留学,2015年8月,阿尔伯塔大学提出倡议,由加拿大研究型大学联盟与中国教育部、中国高校合作设立“加拿大留学中国项目”(The Canada Learning Initiative in China),由加拿大研究型大学选拔优秀学生到中国留学。2017年,中国教育部朱之文副部长与加拿大全球事务部签署加拿大留学中国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目前,加拿大10所研究型大学积极响应并参与项目实施。2016年夏季开始,选派加拿大学分生赴华留学。项目将逐渐扩大到其他加拿大研究型大学,选派规模将达到每年800人,进一步拓展双方的学生互派和教育交流。

 

主要参考资料:

 

1.加拿大高等教育史A History of Higher Education in Canada 1663-1960, ROBIN S. HARRIS,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1976.

2.加拿大百科全书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2021,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

3.加拿大大学目录 Directory of Canadian Universities 2020.

4.Maclean’s , Canadian University Rankings.2021.

5. 牛津加拿大历史The Oxford Companion to Canadian History, Edited by Gerald Hallowell, Oxford Press ,2004.

6.图说加拿大史,Th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Canada, Edited by Craig Brown,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2012.

7.高等教育Higher Educ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Editorial Staff, The New York Times Educational Publishing, 2020.

8. QS世界大学排名(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https://www.topuniversities.com/qs-world-university-rankings

9.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

10. 上海软科世界大学排名(ShanghaiRanking's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http://www.shanghairanking.com/

11. US News全球大学排名 https://www.usnews.com/education/best-global-universities/canada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教育处 ”中国和加拿大教育合作交流情况 (2020)”(2021年3月18日): http://canada.lxgz.org.cn/publish/portal55/tab3729/info144695.htm加拿大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 “加中关系”(2021年4月19日):

https://www.canadainternational.gc.ca/china-chine/bilateral_relations_bilaterales/index.aspx?lang=zh-cn

13.ALTBACH P , KNIGHT J. 高等教育国际化:动机与现实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Motivations and realities [J]. Journal of Studies i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07.

14. TRILOKEKAR R D.国际教育作为软实力?加拿大外交政策对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贡献和挑战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 soft power? The contributions and challenges of Canadian foreign policy to th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J]. Higher Education,2010.

15.https://www.international.gc.ca/education/assets/pdfs/ies-sei/Building-on-Success-International-Education-Strategy-2019-2024.pdf.

16.加拿大国际教育局发布,学习世界:加拿大在国际教育中的表现和潜力Canadian Bureau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 World of Learning:Canada’s Performance and Potential in International Educatin92016-01-25([2017-08-25].https;//cbie.ca/wp-content/uploads/2017/07/A-world- of Learning-HI-RES-2016.pdf.

17.加拿大大学在世界的地位。Canada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AUCCI internationalization Survey.(2014-07-05)[2017-08-25].https://www.univcan.ca/wp-content/uploads/2015/07/internationalization-survey-2014.pdf.

18.http://www.cmec.ca/Publications/Lists/Publications/Attachments/264/COF_Bringing_Ed_to_Canada_Eng_final.pdf.

19. 安大略大学数据中心 Common University Data Ontario (CUDO), (2021) https://cudo.ouac.on.ca/

这些您可能会感兴趣

筛选出你可能感兴趣的一些文章,让您更加的了解我们。